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70章上 以智取胜
    宁涛一听,脸色唰的一下就难看了起来,云天道人炼化昆仑界?

    成为这个小世界的主人?

    这家伙,一直在打这个主意吗?

    小子,想办法拿下他,此事蹊跷,之前他做的很隐蔽,直到刚才,他调动起小世界之力,老夫才感应到。

    按理说,他才不过一区区半仙,绝对不可能接触到小世界的核心。

    哪怕是一堆人仙,地仙,都十分困难,而且这座小世界开辟已久,地域很辽阔,就凭他自己,决对不可能做到,他的背后……一定有鬼。

    轮回仙王说着,竟涌出一股兴奋,好似对他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听到这,宁涛心头苦涩,刚才那一击,已经将他的力量给抽干了。

    忙取出几枚丹药,看都不看得塞进了嘴里,一双剑眉紧紧皱起。

    据他所知,炼化一个小世界,极其困难,但若是成功,好处就太多了。

    光看云天道人的修为就清楚,他可是在昆仑界,却修炼到这一地步。

    而且在对战时,若是没有昆仑界之力支持,刚才那一击,足以秒杀他。

    还有,如果他完全炼化,在昆仑界,云天道人,就是唯一的主宰。

    哪怕修为强过他数倍的敌人,在他炼化的小世界,很有可能,会被他反杀,基本上就算是落入了龙潭虎穴。

    就眼下来说,自己的实力虽然在他之上,但他有昆仑界支持,自己就相当于和一个小世界对抗,而自己还无法发挥全力,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该死,要怎么办?

    桀桀……

    云天道人狞笑,皮笑肉不笑。

    刚才那一击,若是再强一些,绝对要他的命,居然都能和小世界之力抗衡,幸亏前段时间,炼化突破三成。

    自从回归昆仑界,一年时间,全力炼化,才有了今日之成果。

    看这小崽子已经快不行了,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下,他就是待宰的羔羊,在他的世界和他斗,那不是找死么?

    呼呼……

    怎么?不行了吗?刚才是谁嚷嚷着,那一击就能杀了本座?

    云天道人讥讽,随即又看向了那悬浮的火罩,双眼火热,这绝对是好宝贝,莫非……是传说中的帝器?

    当即狞笑道:毁了本座的防御仙器,就拿这个火罩来弥补吧。

    说着,操控森白云剑杀去。

    数十万人哑然,呆呆的看着半空,以他们的眼界,浑然看不懂,哪怕最强的一位炼虚八重,也一头雾水。

    只知道这种战斗很高明,而且很危险,放眼昆仑界,再无第三人能敌。

    铛铛……

    森白云剑在五轮离火罩上,划出了一道道火花,攻势十分迅猛,而且愈来愈强,应该是云天道人在恢复。

    不过受了这么重的伤,哪怕有昆仑界支持,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恢复巅峰,但打败宁涛,倒是足够了。

    每一次恢复,消耗,都是对昆仑界的损害,毕竟能量,也是有限的。

    道法,御天九重剑!

    森白云?;骶诺澜9馑嬷?。

    宁涛沉着脸,眼下只能维持五轮离火罩防御,在昆仑界这样下去,他根本不可能是云天道人的对手。

    如果换做是地球,他绝对能一拳打爆他,这个该死的家伙。

    现在即便是撤退也是个问题。

    小世界,小世界……

    正苦苦挣扎时,忽然双眼一亮,一个绝妙的主意涌上了心头。

    哈哈,小崽子,你再狂一个试试,你刚才那股嚣张的劲呢?

    本座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在这昆仑界,我为王,谁都不能忤逆我,今天本座就要一雪前耻。

    云天道人狂笑,疯狂出手。

    数十万人不由得叹气,照眼下看来,宁涛一直是被压着打。

    估计……是要败了。

    云天大人敢卷土重来,自然有底气,可为什么我会担忧宁涛呢?

    总感觉宁涛要比云天好很多……

    就在忧心时,宁涛积蓄出一股力量,猛然大吼一声,双手抱合,像是拼尽全部,打出同归于尽的一击。

    看我霹雳无敌……混沌珠!

    说话间,一枚古朴的珠子犹如子弹一般,破开空间,激射向云天道人。

    不好~!

    云天道人心头一跳,他撤掉防御,打出了这一击,肯定非比寻常。

    但一咬牙,不愿放过这个进攻的好机会,手中一掐诀,操控着森白云剑朝着宁涛斩首,并与此同时,调动昆仑界之力,?;ぷ约?。

    竟是要来个同归于尽,正面硬扛,他自信,这一击绝对没有火龙强。

    只要这样,那他就赢定了!

    桀桀,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在万众瞩目之下,森白云剑朝宁涛斩首,哪怕金刚石也能切开,异常锋利,一旦落下,宁涛非死即伤。

    而另一边,一枚珠子夹杂着凶猛之势,也打向了拼命的云天道人。

    难道真的要同归于???

    数十万人呼吸一窒,瞪大了双眼,放在袖中的双手,都不由得发颤。

    咕噜……

    就在森白云剑即将斩下时,宁涛嘴角一勾,身后忽然浮现出一双魂魄手掌,古朴苍茫,一把抓住真身云剑。

    还传出一道古老的喝声:封!

    一声令下,暴躁的森白云剑竟平静了下来,十分安静的躺在手心中。

    这一切,只在刹那间。

    云天道人瞳孔一缩,心中刚闪过不妙,那打来的一枚珠子,竟然没有攻击力,反而爆发出一股吸力,将他给吸了进去,穿透了他的防御屏障。

    不好……

    但下一秒,场中只剩下宁涛一人,哦对,还有一个滴溜溜的珠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数十万人愕然,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

    而宁涛收回珠子,咧嘴一笑,没有着急,反而盘膝在原地恢复起来,吞噬之力运转,片刻后,恢复了些气力,一闪身,也进入了须弥界珠内。

    至于那什么霹雳无敌混沌珠,完全是为了干扰云天道人,随口说的。

    其实,正是……须弥界珠!

    嗖……

    刚一进来,迎面就洗了一道剑气,但宁涛早有预料,抬手就震碎。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这里是哪儿?我…居然感应不到昆仑界?

    云天道人惊怒,咬牙切齿。

    一颗心也随之慌起来,他的底气,正是昆仑界,但若是失去了感应,无法调动力量,那他哪是宁涛的对手?

    桀桀……

    宁涛咧了咧嘴,狞笑道:刚才你很爽是吧?来,咱们再打过。

    不…等…等等,我们可以谈谈!

    阴阳拳!

    嘭…啊啊啊……

    没一会儿,界珠内就传出云天道人的惨叫,只坚持几息,就被宁涛蹂躏,像一个破麻袋一般疯狂暴打。

    浑身骨头完全被宁涛打碎,鼻青脸肿,还风度翩翩,完全扯不上边。

    许久后,宁涛浑身是汗,打的都累了,但心中却是爽得不得了。

    而反观云天道人进的气儿都没出得气多,浑身是血,牙都打崩了……

    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宁涛双眼一亮,一只手,随即点赞了云天道人眉心。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