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69章 床上伺候,床下听话
    轰轰轰……!

    咆哮的巨大雷龙贯穿了大地。

    整个紫金山都发生了剧烈的山崩地裂,震耳欲聋的轰鸣传到几千米外。

    而宁涛,正处在雷暴中心!

    眨眼间就失去了他的任何气息……

    如果从天空来看,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出现在了目光下,完全是一片焦黑之色,根本没有一丝生机。

    灭绝神雷之下,灭绝一切。

    咳咳……!

    一阵艰难的痛苦声传来,是从一柄雷神戟的脚下,通体还被无数层坚固冰晶包裹,而一动,竟然碎成了光点。

    只见冰仙子狼狈的爬起来,看着宛若山崩似的紫金山,她的脸上浮现出心悸之色,刚才真是九死一生。

    她布下了有千层冰障,但顷刻间就碎了一大半,如果不是有雷神戟抵消神雷,她现在早就被余波给抹杀了。

    还好目标不是她……

    雷大,雷二,白须老者都龇牙咧嘴的爬起来,皆是受到了重创。

    而前者环顾了一周,愣是没发现雷三的身影,他的气息……消散天地。

    老三,死了!

    雷二怒目,脸色难看的道。

    这一幕其实也在预料中,他们都差点死掉,就更别提重伤的老三,哪怕有雷神戟抵挡,也不是谁都能抗的。

    快…快看看那混蛋死没死?冰仙子衣不蔽体,却摇晃着咬牙走向深坑。

    四人往深坑下俯瞰,眼前却只有焦黑之色,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这…这是死了吧?

    雷大一脸不确定的紧张道。

    冰仙子美眸放光,神魂一遍又一遍的探测,却根本找不到宁涛的一丝痕迹,他躲不掉,肯定就在这下面。

    如此一来,他应该是死了!

    哈哈……!

    你个混蛋终于死了,苍天开眼,苍天开眼呐,这个该死的小强终于被阎王收了,哈哈,报应啊……

    冰仙子癫狂的大笑。

    雷大等人也松了一口气,这个混蛋是真难死啊,硬是拼死了雷藏。

    不过也好,任务也完成了七七八八,到时候还可以少一份功劳分配,而且九魔夺灵壶还是在他手上。

    只是可惜了冰仙子这个大美人……

    雷大一脸惋惜。

    白须老者讥笑道:早就听闻鸿蒙新任盟主命很硬,如今看来,还是天雷更硬,毕竟再硬也硬不过神雷。

    切,这天底下能扛住神雷的能有几个,就凭他一个神境中期,恐怕能留下点骨头都是万幸,一个小杂种。

    雷二提下一块石头冷笑道。

    冰仙子狞笑不止,只感觉无比的舒畅,不知为何竟还有些小小失落。

    摇了摇头,竟朝下面嘚瑟道:宁涛,你不是号称打不死吗,你的一口气在哪,给本仙子再站起来呀。

    只要你还能活着,本仙子就嫁给你,我敢嫁,但你敢站起来么?

    桀桀……哈哈!

    雷大三人的眼皮跳了一下,随即失笑着摇了摇头,这女人真是越来越疯了,不想把自己嫁出去就直说呀。

    非要说出这些不可能的事情。

    四人转身,白须老者还悠悠笑道:冰仙子,这个问题你着实该考虑一下了,孤独终老可不是好结果。

    是啊,我昆仑界英才如此多娇,总有仙子能看上眼的吧,雷大淫笑道。

    冰仙子冷哼一声,傲然道:当然有看上眼的,喏,那个宁涛我就很中意啊,他要是能活着我立马就嫁给他。

    三人闻言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这话有意思吗,拿一个死人来做挡箭牌。

    见三人不信,冰仙子哼着道:我说的是真的,宁涛的性格我就很喜欢,铁骨铮铮的豪情男儿,虽然是敌对势力,但爱情是没有界限的。

    如果他还活着,我一定嫁给他,给他生一个宗门的小宝宝,以后相夫教子,床上伺候,床下听话,哼!

    听见这般傲娇的话语,三人都有些嫉妒的眼红。

    雷大却腻歪道:那你刚才怎么不说,人死了再说这话,等于放屁。

    好了,好了,先离开这里吧,那些铁蛋儿也不是好惹的,白须老者摆了摆手,示意众人赶紧离去。

    但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上气不接下力的声音艰难传来,等…等一等,老…老子还…还有一口气。

    四人脚步一僵,脸上的表情皆浮现出惊骇之色,尤其是……傻眼的冰仙子。

    我…卧槽,不…不会吧!

    僵着脖子扭过头,一股生机如雪融大地一般,飞快的升腾起来,从风中残烛渐渐燃烧成了滔天之烈火。

    这口气,能气吞万里如虎!

    这口气,能纵横无尽寰宇!

    这口气,能让我横推世间!

    从此这片天下,我宁涛……要九成七!

    深坑之中,一具如木炭般的焦黑身影,忽然间密集龟裂开来,一根晶莹无瑕的手指探出,充满了艺术美感。

    咔嚓……咔嚓!

    焦黑的物质迅速崩裂开,露出了一具修长如水晶一般的裸体,充满了流线美,爆炸美,筋骨肌肉如长弓,就好似精铁剔除了杂质,浑然天成。

    忽然被什么给晃了一下,一头如水晶一般的银发飘扬,深邃的金瞳藐视众生,鼻尖挺拔,嘴角噙着坏笑,还有一张刀削般的邪魅脸庞。

    他……竟然是宁涛!

    随意的扭了扭身体,噼里啪啦的骨骼爆响声,连空间都在畏惧这力量。

    一袭华丽的白金长袍穿身,十分得体,背后还有个似披风一般的物件。

    宁涛嘴角一勾,毫无声息,直接消失在地,甚至连脚上的灰尘都未惊动。

    嗖!

    四人目瞪口呆,刚才那是他们出现幻听了么,怎么还是那个混蛋?

    突然间,几人似有所感,猛的一下抬头看向了半空中,瞳孔一缩,那里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道熟悉身影。

    白金色披风随风飘扬,一头水晶银发摇曳,而那一张噙着坏笑的耐看脸庞,正居高临下戏虐的看着四人。

    宁…宁涛,他…他居然还没死,白须老者如见活鬼,万分惊骇。

    雷大则一脸怒容,朝着他大骂道:该死的混蛋,别以为你换件衣服染个发,我他么就不认识你了。

    宁涛,你个小杂种!

    而宁涛嘴角抽了抽,但根本就懒得多废话,五指握拳,轰然落下。

    与此同时,雷大整个人爆成血雾。

    轰隆隆……!

    冰仙子整个人傻眼了,这迟到了几秒的声音震耳欲聋,她虽然没看明白怎么回事,但脑中已经模糊的猜到。

    这一拳,最起码达到了两倍音速。

    嗖!

    眼前一花,宁涛居然鬼魅一般来到了身前,舞动剑眉玩味道:你刚才说……我要是活着,你就嫁给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