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2章 大功告成
    五百杖刑!

    真要全力打下去,就算不死也要残废,最起码也要在床上躺上数月,若是有偏重的,可能那个命根子都会失去知觉……

    要真是如此,那比死还要难受!

    此时,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已经不见,在韩家那最大的广场上,又出现了鬼哭狼嚎的撕心裂肺,恐怕韩冥死了也不会如此。

    那每一杖下去,都能带起一阵剧痛,那些小辈,客卿,疼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心中对宁涛,不知不觉已经有了阴影。

    这tm就是一煞星,刺球,以后绝对不能去招惹,宁愿去拆大长老的老窝,也绝不靠近这个祸害,灾难指数……漫天繁星!

    啊啊……疼疼……!

    广场上到处都是哭爹喊娘的声音,就连之间昏迷的韩奎,也是醒了又昏,昏了又醒,陷入了痛苦的折磨中,痛哭哀嚎。

    韩云等一众小辈,屁股都开花了,那表情一副生无可恋,某个地方没感觉了……

    刑法堂全部出动,还有一些老管事,不然人手还真不够,打的整个广场大地都在震颤,就好像太古凶兽在踏步……

    轰轰……!

    在宁涛的房间前,只剩下一道人影站立,那就是四长老,站得笔直,全身僵硬,一双猩红的目光紧紧盯着这座房子。

    海伯等人都在里面,而在进去之前,则给他留了一句话,让他备感羞辱。

    在这里老实候着……!

    候着一族之长,这是他应做的事情,但让四长老感到恶心的是,他候的不光是海家族长,还有,那个小杂种……宁涛!

    昨天晚上他从这里猖狂地离开,还给了对方一个杀机眼神的警告,但今天早上他却要在这里候着,像个龟孙子一样。

    嘎吱……嘎吱……!

    袖中的拳头越攥越紧,以他的心境都无法为之掩饰,由此得知其心境波动巨大。

    羞辱,赤裸裸的恶心羞辱他……

    房间内,人并不多,宁涛,宁昆,海伯,还有他的几名看不清深浅的贴身护卫,想必也是其家族内,最为顶尖的力量!

    忽然,海伯冲那几人一挥手,脸上还浮现出激动之色,宁涛二人当即看了过去。

    在队伍后有个黑袍人,一直沉默,同时也被护卫?;?,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当那帽檐被掀开时,一道苍白虚弱的人影显露出来,瘦的肋骨都明显,气息微弱,就好似冰天雪地中的火苗,随时可灭。

    宁涛见状,并无意外,他早就洞察了这一切,不然的话,也绝不敢如此大胆。

    宁小友,还望你能信守承诺,一定要救救我的可怜儿子,海伯乞求道。

    一见此状,宁昆眼珠子差点没跳出来,我类个乖乖,堂堂一族之长居然如此低声下气,宁大哥快看看吊.炸了没有……?

    宁涛闻言,淡笑道:海族长放心吧,既然是我承诺过得,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拼了命我也会将它完成,这叫信义!

    信义!

    海伯心中一松,暗自赞叹不已,在如今这个时代,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实在太少了。

    不是尔虞我诈就是背信弃义,不是做事太狗是做人太狼,着实很心累……

    这时,宁涛走到了这瘦骨嶙峋的海公子身边,围着它看了一圈,面露沉思,忽然间闪电般出手,一记掌刀劈在了他的脖颈。

    呃!

    海公子本就虚弱,哪能扛得住宁涛这一记袭击,当即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宁涛一把接住了他,沉声道:海族长,在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不希望有人打扰,若是顺利的话,我应该能完全治愈。

    海伯一听,当即大喜保证道:宁小友放心,你大可放手去做,你的房间哪怕韩冥亲自到来,也绝不会打扰到你半分!

    宁涛点了点头,当即扛着海公子进入了小房间,此房门一关,好似隔绝世界。

    见二人消失在眼前,海伯的脸色和心情都极为复杂,内心可以用忐忑来形容,他的贴身护卫当即严防死守,如临大敌。

    但他们都没发现,被他们忽视在角落的瘦小宁昆,目光注视在了海伯的背负的手,在刚才宁大哥动手时,忽然握紧……

    在那一刻,他的头皮炸裂,感觉心脏一阵刺痛,像是忽然间长大,领悟诸多。

    恐怕谁也没想到,包括宁昆自己,就因为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却成就了日后威震四方的昆神王,站在此界云之端……

    小房间内,宁涛将海公子放在地上,一双眼睛弥漫着璀璨金光,脸色平静,最终注视到了心脏旁,那里,有个活物……

    在他的心脏旁,有一个微不可察的红虫,好似在沉睡,但却源源不断的摄取着心脏的力量,若一经触动,它就会依附心脏!

    若没有过人手段,根本碰都不能碰,因为一旦惹怒红虫,心脏就会遭到毁灭。

    很棘手,的确很棘手!

    心脏乃人类的力量之源,很脆弱,但却连接着四经八脉,若是养分无法运送,就会变成海公子这般瘦骨嶙峋,垂死挣扎。

    要换作常人来治,别说发现红虫,恐怕连病源在哪都不知道,更别说医治!

    看清真正原因之后,宁涛终于动了,一只手放在心脏处,精粹的灵力小心翼翼地注入进去,以龟爬的速度包裹心脏。

    这过程很费力,耗时很久,他的精力都快要被磨耗光,额头上出了一头汗水,眼睛都攀爬着狰狞血丝,不能出一丝差错。

    大约有半刻钟的时间,宁涛终于完成了这第一步,用他那纯阳之力的灵力,给心脏形成了一个?;と?,就像一个?;つ?。

    海公子的身体随之升温,渐渐的连汗水都被蒸发掉,这算是这个办法的副作用。

    似乎太热了,红虫被惊醒,下意识的就想攀上心脏,但宁涛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耗费这么长时间,就为了等你到来。

    纯阳之力一拥而上,直接将其包裹,但红虫的确非旦,竟然被它冲到?;つっ媲?。

    叽!

    只见它一头撞了上去,但下一秒却烧的他龇牙咧嘴,在心脏的四周翻滚,也让海公子的身体一阵痉挛,不断的抽搐。

    宁涛见状,冷哼一声,怒道:哼,孽畜,杀虫之王在此,岂能容你放肆。

    纯阳……缚!

    散播四周的纯阳之力猛然汇聚,形成了一个正方形的牢笼,迅速压缩……

    一个有源源不断的支持,一个在后继无力的挣扎,结局很明显,红虫落败!

    纯阳之力完全将其覆盖,直接焚烧在了身体血液中,尸骨无存,了无痕迹。

    一经得手,宁涛连忙收力,此刻的海公子全身滚烫,若再晚一些,恐怕要自燃。

    抹了一把额头,终于松了一口气。

    当他打开房门时,映入眼帘的就是海伯那一脸急切的表情,宁涛见状,当即如释重负的笑道:海族长,大功告成!

    海伯一听,整个人完全松弛下来,内心无比激动,竟朝着宁涛低下那高傲的头颅。

    多谢,宁小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