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7章 扮猪吃老虎?
    土寨外,五道流光呼啸而过,带有磅礴的杀意,寒意,一人感知着存留下的气息,那种血煞味道,短时间内绝对散不了。

    仅仅片刻间,他就感受到了十几道存留下的气息,只不过方向都很杂乱,看来也不傻,只能拼全力能杀多少是多少?

    嗯!

    忽然间,五人的眉头同时一皱,原本正要分开追杀的脚步,纷纷停下,伫立在原地,一双阴冷的眼眸,看向了……面前!

    小杂种……我宰了你……血帝双目赤红,嘶吼着就要冲过来,按捺不住杀意。

    老三!

    为首的黑袍忽然怒喝一声,一把按住了他那暴动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砸下,硬生生的将血帝按住,不让其动弹。

    而那黑袍中还有一人要冲出,却被另一个鬼气森森的家伙按住,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谁也没弄明白其中缘故。

    五大法王其中之二人,目眦欲裂,双目好似要滴血,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从眼神中就足以表达出来,真切,恨意滔天。

    在他们的面前,一座山坡上,宁涛的身影出现在这里,负手而立,面色漠然,那种云清风淡之意就好似高高在上的仙人。

    高处不胜寒,俯瞰众世间!

    看到这一幕,剩下的三位法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了疑惑,这家伙,想要搞什么鬼,居然……还敢等他们?

    就在这时,宁涛忽然踏出一步,居然自主靠近他们,淡笑道:早就听闻八大法王之大名,不如,先自我认识一下?

    听闻此言,五人瞳孔一缩,又不禁相互看了一眼,几个眼神间交流了一切。

    一人当先忍不住,直接扔掉黑袍,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还带有怨毒之意。

    小杂种……还记得我么……?

    宁涛见状,眼神一眯,白莲教八大法王之六,黑帝,曾和自己有过一次火拼。

    当即淡笑道:当然记得,就因为你这张该撕的臭嘴,可是让我后悔了好长时间,当初就该把你射墙上,而不是……哼哼……!

    此言一出,黑帝目欲喷火,咬碎了牙,身陷绝境的他居然还敢挑衅,侮辱,简直是找死不问出处,想死不用坟墓。

    就在他杀意腾腾时,一只玉手,轻轻地将他拨在身后,一道妙曼的倩影忽然走出,笑魇如花,鲜艳如一朵盛开的牡丹。

    白莲教第五法王,花帝!

    一见此状,宁涛的脸上闪过诧异之色,这个妖艳女人竟是花帝,果然是闻名不如一见,据说主修幻术,手段很诡异。

    紧接着,血帝寒着一张脸,一双兽红般的眼神紧紧盯着宁涛,就像鹰隼般锐利。

    白莲教第三法王,血帝!

    看着他,宁涛眼神一冷,同样不甘示弱的盯回去,瞪眼这方面,还没怕过谁。

    忽然,那鬼气森森的人影一步踏出,带有桀桀的笑声,寒意涌头,那一双阴翳的眼眸,就仿佛九幽之下的琥珀。

    白莲教第二法王,鬼帝!

    听到这,宁涛眉头一皱,鬼帝,实力十分强大,手段更是让人防不胜防,让鸿蒙的一众长老都觉得很是难缠,棘手。

    不过有一点,他生性多疑,狡诈……!

    脑中思绪万千,忽然间看向那为首的黑袍,竟再度踏出一步,淡笑道:若是这么看来,你就是法王之首,魔帝吧?

    为首的黑袍闻言,缓缓摘掉头套,露出了一张面孔,脸上有两道疤痕,很显眼,那气息更为沉稳,有一种稳重如山之势。

    这就是白莲教最强法王,魔帝!

    只见他踏出一步,同样淡笑道:能让准盟主大人挂念,还真是我等的荣幸。

    不是你在此等候,究竟打的何等算盘,是想要在此打一架,还是,想要商量?

    听闻此言,宁涛只是轻笑,整个人很是从容不迫,就像是在面对老熟人说话,根本就没当成是敌人,显得很轻松,随意。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见此状,魔帝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恕我所言,打架和商量都不明智,这方圆数里之内,绝对不会有鸿蒙强者出没!

    若能宰一个盟主,我等并不会介意!

    听到这番话,宁涛淡淡一笑,道:既然这样,那又为何说废话,痛痛快快一战,也让我见识一下八大法王的风采。

    就是不知,谁将是陨落的……第三位?

    听到这番话,五人眼神一寒,不知道他究竟是有底气,还是在这装大尾巴狼?

    魔帝心中一动,给黑帝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当即咬牙切齿,怒吼着冲出,炼婴五重左右的水准,着实不能小觑。

    炼婴之力,黑幕降临!

    他仿佛变成乌云,黑暗,直接向宁涛笼罩而来,但后者根本不予理会,只是一味的躲闪,九宫之阵浮现,踪迹很难寻。

    黑帝暴怒,疯狂的出手,但他的攻势连宁涛的衣角都没碰到,憋屈到了极点。

    轰轰……!

    看到这一幕,另外三人眉头紧皱,总觉得这很不对劲,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事出有因必有妖,凡事必有诈,

    但这妖,诈,到底在哪呢?

    一个鸿蒙准盟主,身份极高,但却深入到敌人嘴中,不言语,不进攻,难道他认为自己是关二爷,可以单刀赴宴……?

    这时,血帝忽然森然道:大哥,我看这小子就是在唬我们,在装大尾巴狼,只要我们一起全力出手,还怕杀不了他?

    听到这话,几人也感觉有些道理,但他们从宁涛的身上,感觉到了那么一丝危险,知道是错觉,却必须要选择相信。

    其实,这是气运所造成的假象……!

    这时,鬼帝忽然幽幽道:别忘了,这小子身上应该还有一种剑气,能斩炼婴……!

    魔帝听闻,瞳孔一缩,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这小子是在扮猪吃老虎,想要等我们入套,跳坑,打算一举覆灭我们?

    但这个说法,有些荒唐了吧?

    鬼帝听闻,皱了皱眉,沉闷道:从得到的消息来看,这小子不是一个善茬,剑气,咱们要提防,但我还发现了另外一点。

    什么?三帝一惊,同时诧异道。

    鬼帝深吸一口气,怀疑道:以他的实力,想要对付老六会很轻松,从武当那一战就可看出,但现在,他却一直在躲。

    我怀疑,他是在拖延时间!

    此言一出,几人的脑洞像是被打开。

    花帝忽然古怪道:据我所知,少林的智梵和尚,还有那个达赖,最近都在乌城出现过,但消息被封锁,只知道这些。

    三人陷入了沉默,头皮有些发麻,脑子不受控幻想着一些极其可怕的一些事。

    这会不会……是一个大圈套?

    不管怎样,还是先用一下那个办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