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4章 最诡异的死法
    那个,我要说我没看到,你信吗?

    你说呢?

    其实,我只是出来打个酱油。

    我会信?

    那,别打脸行吗?

    看我心情。

    嘭嘭……!

    走廊中,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声,声音悲愤而凄惨,苦涩而痛苦。

    当佟雅倩等人察觉异样时,一打开门,却无一个人影,一切归于风平浪静。

    虽然疑惑,但也没多想,三个姐妹依旧在谈天说地,好似有说不完的话题。

    但在酒店的房顶,两道人影纠缠在一起,搏杀激烈,速度快若残影。

    这是一场由训练实战的借口,从而展开单方面的虐待,一顿胖揍,毫不留手。

    这里充斥的悲愤,都能填平黄河……!

    ……

    第二天,三女早早起床,在这种热闹繁华的节日,怎么能浪费在睡懒觉上。

    带着极度的兴奋,三女冲进了人潮,品尝各种小吃,见识各种杂技,好不开心。

    宁涛与成霸紧紧跟随,但后者精神萎靡,看起来很憔悴,惹得三女很疼惜。

    对于昨晚的事,二人谁也没开口,哪怕苏浅刻意询问,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这两个家伙,肯定没干什么好事。

    大街上,热闹异常,虽然是大早上,但却是人满为患,各种香味扑鼻而来。

    还有许多杂耍,舞狮,令人称奇。

    三女就像好奇宝宝,东看看,西看看,精力十足,好像永远不会疲倦。

    宁涛…见她们开心,心里就像吃了蜜,一直在后面跟着,脸上笑容不断。

    她们从大早上,一直逛到了中午,依旧是精力旺盛,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

    两个男人倒是累的不轻,气喘吁吁。

    成霸更是幽怨,满腹的委屈。

    你们出来逛街,非得拉着我干嘛,又不需要我?;?,还把我累的半死。

    一路上,还吃了一肚子的狗粮。

    我人这么好,也想找个女朋友啊……!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最繁华的美食城,这里有着悠久的历史,是美食节的见证。

    在当地人的口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来西北美食节,只有去美食城,才能证明你来过,不然,就是一大憾事。

    五人都吃的饱饱的,但看到那些美食,又是食指大动,恨不得全部吃一遍。

    三女精神亢奋,好长时间都没来过这种热闹的地方,这次一定要玩个够。

    忽然,她们注视到一个庞然大物,不禁露出惊奇之色,纷纷簇拥了过去。

    在其面前,有着一尊青铜鼎,高大耸立,源远流长,有着稳如泰山之势。

    佟雅倩美眸惊奇,失声道:这鼎好大啊,不知道是不是古董?

    然而,不待两女开口,宁涛却冒了出来,幽幽道:这是现代所铸的鼎。

    它在这放了十几年,是美食节的象征,重达有上千斤,象征着显赫……!

    听着宁涛的阐述,几人不禁发愣,他怎么知道这么详细,难道,他来过?

    你怎么会知道?花玲珑不禁疑惑道。

    不待宁涛开口,苏浅一脸无奈,指着旁边的一座石碑,道:那上面有写,他只是照着念罢了,唉!

    几人闻言,久久无语。

    忽然,成霸皱了皱眉,疑惑道:你们有没有发觉,这里的人好像少了很多。

    四人闻言,纷纷扭头看了看,发现那繁华的人群竟空空荡荡,不见踪迹。

    嗯!

    宁涛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将三女护住,透视眼开启,想探查这闹的是什么鬼?

    但仅看了一眼,随即就眉头一皱,因为视线中,竟大摇大摆走出两道人影。

    其中一道,脸颊肿胀,正是那狂少。

    而另一人,一脸嚣张,十分自傲。

    只见两人气势汹汹,一脸怒意的走来,很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看到这一幕,宁涛眉头挑了挑,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两人是来送死的。

    因为两人全是普通人,不是修士。

    昨天,是谁打了我兄弟,给我滚出来。

    只见那嚣张的人影张狂道,一双眼睛不屑的看着五人,好似不放在眼中。

    成霸还有三女闻言,一脸怒容。

    前者更是打算动手,打得他满嘴吃土,但却被宁涛拦下,示意其不要轻举妄动。

    只见他眼睛微眯,暗自疑惑,这俩人若不是傻子,肯定不会莽撞的冲过来送死,就昨天那一幕,就足以震慑。

    他眼神转动,竟讽刺道:呦,这不是那什么狂少么,怎么,脸不疼了?

    昨天有那么多人,你都被我打了,今天就找了这一个,是过来一起挨打吗?

    狂少闻言,一脸怒气,昨天这个王八蛋竟然出手那么重,脸到现在都没消肿。

    只见他怒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就收拾你这种混蛋,我大哥一人就足矣。

    宁涛闻言,很不屑的嗤笑一声。

    虽然看似不在意,但眼中却有金光闪烁,四周已经明了,心神凝重。

    见宁涛很不屑,那嚣张人影一脸狰狞,恶毒道:你一个杂碎还敢瞧不起我?

    老子叫武河,是西北武家的人。

    在这西北地区,还没人敢招惹我武家,这么多年来,不怕死的你算一个。

    几女见状,黛眉紧皱,这武家她们自然听说过,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那个家族。

    不过,怎么看起来跟个痞子流氓似的。

    成霸早就不耐烦了,冷声道:你再废话,老子一巴掌送你去医院。

    然而,那武河听到威胁,竟鄙夷道:你有本事别送我去医院,就送我去太平间,今天你要不敢,你就是一怂货。

    成霸哪受得了这种刺激,狰狞道:既然你有这种想法,那老子就成全你。

    两人就像街头流氓,骂骂咧咧要动手。

    然而,宁涛却抢先一步,脸上露出了邪魅的冷笑,还冲那武河勾了勾手。

    你不是想进太平间吗?今天我满足你。

    武河二人一听,脸色虽然暴怒,但心中却是狂喜,因为,他们目的就要达成了。

    只要宁涛敢动手,必死无疑!

    那武河露出了一块板砖,就好像街头流氓打架,扭曲着脸,不要命的冲过来。

    看到这一幕,宁涛纹丝不动,看似没有出手的打算,但却诡异嗯瞪起了眼睛。

    就在这时,一脸狰狞的武河,忽然莫名的惨叫一声,随即无力的倒在地上。

    扑通!

    一声轻响,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而这一幕在众人看来,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惊愕不已,好似在看笑话。

    这个武河,被一眼给瞪死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