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0章 心悦出世
    十万火急,心系无忧!

    在前往武当山的路上,宁涛与师傅出现在这里,一路没停,急奔武当后山。

    天山派的事情,告一段落,那个成为灾难之地的冰窟,已经恢复平静。

    其内的寒潮之气,都被戒指吞噬。

    那所喷发的寒气,也在宁涛出来后,彻底的归于平静,陷入长久的沉寂。

    白衣女子,掌门等人见状,也终于放弃了毁灭,打算先观察一段时间。

    整个天山的温度,也在渐渐变暖,因为没了后继之力,渐渐的消散于空气中。

    为了感谢宁涛,她们没有犹豫,直接将冰棺借给了他,十分爽快,因为完整的天寒心法,李梦涵,都被送了回来。

    没有什么比传承更重要,这才是真正的根基,宁涛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不少。

    因为心系无忧,他们也不敢久留,无尘子虽然很虚弱,但也咬着牙要回武当,他要亲眼看到徒孙无事,不然死都难安。

    月无寒看到这一幕,脸色复杂,看向无尘子的眼神,无形中有了些改变,但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二人离去。

    身边还有燕云云,俏脸露出异彩,他们竟真的活了下来,还带出了心法。

    这在她看来,就是奇迹出现。

    大师姐虽还在冰封,但有老祖她们在,苏醒是迟早的事,有了完整的心法,大师肯定会长大,应该会很漂亮吧。

    不过,那个男人,真的……好神奇!

    此时的宁涛,无尘子,已经临近武当,心中忐忑,有种紧张还有欣喜感。

    遥遥的,已经能看见武当山,一股骇人热浪随之扑面而来,情况算是恶劣了。

    不知为何,宁涛忽然有种心悸感,心跳加速,惶惶不安,好似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曾经发生过一次,好像就是在蛇谷接受烛龙传承时,他被这种感觉打断,但也是因此而获救。

    那这次的心悸,又是为什么?

    就在他迷茫时,远在不知多少万里的法国格拉斯小镇,一个偏僻的地方。

    此时天色,已至黄昏,小镇的人们处于忙碌中,做着日复一日的苦工,虽然枯燥,但却很充实,不会碌碌无为。

    在小镇的不远处,有着一座新建的木屋,此时这里,却有一件大喜事发生。

    在木屋外,一道人影负手而立,脸上挂有笑意,一双眼神还带有激动之色。

    他,正是……龍金!

    在这里呆了好多天,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刻,一个孩子,一个生命的诞生。

    在木屋中,那个孩子已到了诞生之日,他的父亲是宁涛,他的奶奶是……妖月!

    能抱上孙子,是她二十年来的心愿,她曾一度绝望,但如今,却是希望降临。

    若不是他阻拦,恐怕妖月已经到了这,哪怕在华夏,她也是度日如年,每隔一会都要联系,让他很是头疼,无奈。

    不知道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龍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很紧张,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不由得苦笑一声。

    按照索菲亚的选择,待她生下孩子后,她就会返回血族,隐瞒这件事。

    等宁涛成长到一种高度,无惧整个血族的挑战时,让他宛若天神一般降临,手持金色利剑,斩破血族,来到她面前。

    当然,现在也仅仅是想象,但必须要给索菲亚一个期待,让她能坚持下去。

    在那天过后,血祖之精血,天地胎盘,全部被索菲亚融入体内,孕养孩子。

    两件东西都是宝物,罕见之至,还都有改变资质的奇效,堪称逆天效果。

    说实话,龍金心中也没底,不知道孩子生下来后会怎样,是吸血鬼,还是普通人,能否在阳光下快乐生活?

    索菲亚想要的,仅仅是想让孩子快乐生活下去,永远不要掺合进血族。

    妖月的想法,也是相差无几,都想给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和谐幸福。

    龍金对此表示赞同,若真能如此,恐怕在这个乱世,是一个很好的生活。

    木屋内,不时的传来嘶吼声,忍耐声,像是痛苦的压抑,正在接受一场折磨。

    除了痛苦的索菲亚,还有一个大妈,正在艰难的接生,做着一个神圣的过程。

    不知过了多久,痛苦的压抑声,忽然间戛然而止,龍金的心猛然间骤停。

    几秒钟,这几秒仿佛时间暂停,他的呼吸也随之停滞,好像忘记了呼吸。

    几秒钟后,一道婴儿的哭啼声响起。

    这个声音太美妙,是最幸福的时刻,整个世界都在灿烂,好似焕发生机。

    听着这道声音,龍金身躯颤抖,眼眶中甚至有泪花,妖月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在这一刻,他的内心是幸福的,为自己的妹妹妖月高兴,也为宁涛欣喜。

    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漂不漂亮,应该是胖嘟嘟的,不会瘦……!

    就在他胡思乱想时,忽然间,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些暴躁。

    他脸色一变,微微探查,竟是血液在滚烫的流动,不知为何,像是在欢悦。

    还未想通,猛然间抬头一看,那洁白的月光竟被染成血色,诡异丛生。

    这一片地区,人畜皆感应到异常,血液的躁动,似受到牵引,更是在膜拜。

    不少人都脸色煞白,心惊胆战,以为发生了什么灾难,纷纷跪地祈求天主……!

    而在木屋前,抬头仰望的龍金,心中有了衡量,脸上还带有惊骇之色。

    这个孩子,不简单了!

    日后你会过怎样的生活,是快乐幸福,还是血腥杀戮,就看你的父亲……宁涛。

    若他能扛起一片天,一切,都好说!

    感受着血液的躁动,根本不受控制,但也没有危险,只是自主的在膜拜。

    沉吟许久,终于忍耐不住,硬着头皮闯进了木屋,想看看孩子是否有安危。

    一进屋内,满满的都是温馨,幸福,在索菲亚的怀中,抱着一个哭啼的孩子。

    看到这一幕,龍金嘴唇动了动,但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索菲亚一脸母爱,忽然间打破安静,散发着母亲的伟大,光辉。

    我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心悦!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