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1章 求虐
    在蒙达眼中,凯琳娜就是背叛,若非是她,梅萨德家族也不会死那么多人,害的他被禁足一个月。

    然而,这话落在凯琳娜耳中,有些不明所以,眉头皱了皱,疑惑道:蒙达,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的确不知是什么意思,宁涛关于血族的事情,没有跟凯琳娜讲。

    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不讲比讲出来要好,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福。

    要是被凯琳娜知道蒙达是吸血鬼,不知道晚上睡觉会不会被吓醒。

    贱人,给老子装糊涂是吧!

    蒙达一把抓住了凯琳娜的手臂,心头的怒火一下就上来了。

    是个人就有火气,凯琳娜这种在自己面前装不知情的样子让人气愤。

    坐在椅子上的凯琳娜心神一紧,赶忙也站起身来,努力挣扎道:你……你要干什么?

    不过她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上蒙达,后者冷然一笑,逼近了对方一些:你放心,我对你这种小白菜没有兴趣,其实跟你谈恋爱,只是玩玩而已,我喜欢成熟的!

    这话他其实是故意奚落对方,当初为了树立好的形象,根本就没跟对方发生什么关系,眼下在这里,他也不可能对凯琳娜怎么样,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

    凯琳娜闻言脸色顿时惨白一片,任谁听到自己的感情被践踏,心中都不好受,深深吸了口气,她就绷着嘴唇颤抖道:蒙达,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爱找谁找谁!

    自己的话终于有了作用,看着凯琳娜无法掩饰的神色,蒙达心中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此刻再度开口道:哦,对了,凯琳娜,忘了告诉你,在跟你谈恋爱的时候,我就已经有好几个女人了,就你这种货色,还真入不了我的眼!

    打击继续,凯琳娜一脸惭色,纵然分手了,但此刻听到这种话,仍然是一脸悲意,咬牙道:放手,从现在开始,我不认识你!

    的确,这种人认识了,还不如不认识的好。

    哦,女人果然都是薄情寡义,有了新人忘旧人啊,连我这个老相好都装作不认识了。蒙达一脸得意,一口恶气出了不少。

    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人了!凯琳娜努力挣扎,刻意压制了几个分贝。

    不放又怎样?

    蒙达就想将凯琳娜给狠狠地踩在脚下,此刻一脸狰狞道:怎么,你还指望宁涛来救你,搞笑,他现在敢来,我分分钟虐的欲仙欲死!

    吹牛逼不要钱,蒙达只想吓唬一下凯琳娜,其实他自信宁涛不会出现,否则这话他根本不敢说。

    不说宁涛现在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对方的实力,可是连阿曼达都能正面刚的人物,他在对方面前,只有被虐的份。

    他现在想看到的,就是凯琳娜一脸的恐惧,这种感觉他很舒服。

    然而,他的话已经被不紧不慢走到他面前的宁涛听得一清二楚,此刻眉头一扬,满脸郁闷。

    感情这血族也喜欢吹牛逼,他很想问问这货当初自己是怎么被虐的。

    宁涛的身影,随后也被凯琳娜看到了,后者脸上先是愕然一愣,之后就神色古怪起来。

    她有些疑惑对方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这里可是比克药业的庄园,但一想到对方的身份,也只能按下心中的困惑,随后看向蒙达的神色不奇怪才怪。

    她可是知道宁涛的性格,这人根本吃不得亏的,上次宁涛可是抓住对方揍一顿,眼下对方就在后面,待会的画面她已经看到了。

    而这时,她心中莫名也涌出一抹快感,心突然平静了下来,恶人自有恶人磨,堵在心中的一口气,有人能帮自己出出来。

    怎么,不服气?

    见到凯琳娜的神色,蒙达再度逼近对方一些,带着压迫的气势,话语更为咄咄逼人。

    他会来救我的!

    出乎意料,凯琳娜这次平静了下来,甚至眼睛里还有一丝怜悯。

    心中的那些恐惧感,随着宁涛的到来,而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有些感激。

    虽然宁涛也尝尝喜怒无常,但凯琳娜知道只要不激怒对方,自己就会相安无事。

    凯琳娜的突然平静,蒙达一愣,有些没回过神来,但这这是一瞬间,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表情,之后便是一股怒意飙上来了。

    少他妈拿宁涛当护身符,你有能耐让他来,让他来打我,来啊……

    说这话的时候,蒙达眼中多了一丝狰狞,毫不掩饰眸中的杀意。

    他话音还未落下,身后一个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肩膀,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你找我?

    声音有些熟悉,似曾相识,蒙达面色一僵,突然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缓缓转过来,脖子有些僵硬。

    一转头,蒙达就看到宁涛一只手正端着一杯饮料,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只是这一眼,差点没将他胆子给吓破,几乎是魂飞魄散,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

    对方是红衣大主教,跟他势不两立,这要逮住他,还不分分钟弄死他。

    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手,蒙达心中顿时悲凉了下来。

    在对方面前,他根本没有跑的希望,两者身手差的太多了。

    一时间蒙达身子就僵在了那里,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脑海中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看到我又不说话了,我说至于那么激动吧!

    宁涛将杯中物一饮而尽,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庞,一脸的笑眯眯,就好像长辈教训晚辈,没有丝毫违和感。

    宁……宁涛,你,你怎么在这里?

    蒙达头皮一阵阵发麻,双足宛如灌了铅一般,话语都不利索了。

    早知道对方来,他压根就不会来。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况且你胆子不小,竟然还敢招惹我!宁涛神色一冷,再度开口间,已经有了些森然。

    两者间的变化,被一旁的凯琳娜全都收在眼前,他轻轻的咬住了嘴唇,果然跟她想的一样,蒙达一见到宁涛,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她现在算是对宁涛心服口服了,对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服不行,如今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蒙达给吓的不行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