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0章 冷暖自知
    从菲菲珠宝反败为胜,对曹家势如破竹的出手后,菲菲珠宝就忙碌了起来。

    不但夏梦菲很忙,就连苏岑整天也忙的焦头烂额。

    尤其是菲菲珠宝的市场部,更是被踏破了门槛,不少代理商纷纷厚着脸皮前来拜访。

    世风日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曹家不行了,如今菲菲珠宝强势逆袭,真是所谓的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此时不抱大腿更待何时。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对于这些两面三刀的骑墙派,夏梦菲并未拒之门外,还特地派人与这些人谈判,签订合同。

    毕竟在商言商,没有人会将钱往外送。

    只不过相比以前,合同的内容有所变化,有点霸王条款的意思。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众多代理商也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先前是自己做的不地道,眼下对方一家独大,就算心中郁闷,也不敢不签,毕竟你不签,有的是人签。

    而就算如此,菲菲珠宝每天签订的合同,还是如雪花一般,就这还要看看你这代理商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

    夏梦菲为人冷淡,如今全身心的都放在股市当中来不及应酬,苏岑就成了名人。

    不少人纷纷挤破了脑袋,想要接近对方邀请她赴宴。

    毕竟现在,苏岑可是夏梦菲身前的红人儿,能跟她保持好关系,对自己以后自然是大有帮助。

    只是对此,苏岑全部推了个一干二净,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在这个时候万不敢飘飘然,全身心地投入到与代理商你的合同当中。

    只不过于此同时,宁涛却尴尬了起来。

    眼下菲菲珠宝?;丫獬?,威尔又找上门来,索要六芒星。

    但他哪有那玩意,迫不得已,他只好实话实说。

    什么?宁先生的意思?六芒星不在你手中!威尔一听到宁涛的话语,眼睛一眯,神色间就不善了起来,眉宇间涌出丝丝杀气。

    没错,六芒星的确不在我手上,我也从来没见过那东西!宁涛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就硬着头皮道。

    没办法,他确实没有六芒星,开始的时候,还能隐瞒一阵儿,但丑媳妇儿究竟究竟还是要见公婆?该说的还是要说。

    宁先生,你这是在玩火,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戏耍我罗斯柴尔德家族!

    威尔浑身的气势在节节攀升,一张脸阴沉的要滴出水来,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当时我也是无奈之举,还望威尔先生见谅!宁涛干咳一声,也知道自己当时有点过分了,开口解释了一句。

    不过对方一出手,就打伤了他的人,他又岂能是吃亏的主,借的这钱就相当于医疗费了。

    无耻!

    威尔尚未说话,那在其旁边的中年男子脾气火爆,就看不下去了,怒喝一声,旋即身形一闪,就向着宁涛闪电般冲去。

    这次跟上次不同,中年男子一出手便是威力十足,五指一握,一个铁拳形成,身形已经到了宁涛面前,手臂一抬,就径直朝其门面砸来。

    然而宁涛对此却视若无睹,甚至眼皮都没眨一下,仿佛对方攻击的不是他一般。

    而就在中年男子的拳风距离宁涛面门不足半尺之时,在宁涛身后的青阳脚步一动,就挡在了他的面前,一掌推出,悍然迎上了对方的拳头。

    碰!两者稍一接触,便是一道沉闷只声响起,青阳双肩一晃,忍不住闷哼一声,后退两步面上一片潮红。

    而那中年男子也是后退一步,神色凝重了许多,双眼死死的看着青阳,一言不发,稍一回转,拳头一握,就欲再度出手。

    嗯?

    看到这一幕,宁涛下意识的眼睛一眯,心中不自觉的狠狠的一沉。

    他已经没有低估对方了,为避免冲突,将青阳都喊来了,却没想到这中年男子如此厉害,仅仅是刚才一击,青阳竟然落得下风,顿时不由得对这个第一家族有了更深的忌惮。

    第一家族,果然名不虚传。

    等等!

    不等那中年男子出手,宁涛一抬手,就出声阻止了,抬头看着威尔道,威尔先生,先听我一言,再动手不迟!

    他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对方闹的不愉快,就算耍无赖也要看看对象。

    哦,宁先生,到了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威尔剑眉一挑,冷冰冰的看着宁涛道,神色悲愤。

    我手中虽然没有六芒星,但却可以给威尔先生提供一条重要的线索,保证你会满意!宁涛身子微微前倾,就看着威尔缓缓的道。

    线索?

    威尔闻言也来了一丝兴趣,神色不由得缓和许多,盯着宁涛道,什么线索?

    事实上,威尔现在对宁涛恨之入骨,要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沿袭至今,威严不可冒犯,哪个敢跟宁涛一般如此大胆。

    这若是在欧洲,他早已宣判了宁涛死刑,只不过现在寄人篱下。在华夏两眼一摸黑,为了将家族至宝取回,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我手上有两名天冥杀手,他们知道一些关于六芒星的消息,我想威尔先生肯定有兴趣。宁涛嘴角勾出一丝笑容,不急不缓的道。

    事实上,宁涛之所以敢狮子,大张口向威尔借用两千亿,也正是靠着这点依仗。

    对于那个古老的家族,他还是很忌惮的,虽然他在华夏,但如果对方想对付他,还是颇有手段的。

    毕竟对方也是历史悠久,谁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底牌。

    非到万不得已,宁涛不敢也不想得罪对方。

    果然,一听这个,威尔神色不由得激动起来,双目如刀的看着宁涛,一字一顿道,此言当真?

    他现在已经有些不相信宁涛了,毕竟先前对方所说那两名杀手已经死了,咽下又蹦出来了想让他不怀疑都难。

    是不是真的,威尔先生一验便知,人就在我这里,我也先生如果有兴趣,我自当双手奉上,也算是给威尔先生赔罪了。宁涛倒是神色轻松,仿佛吃定了对方一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