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6章 宁家有故事
    恩,肚子里不疼了,宁涛,你真是个神医!

    感觉一下状态,宁老神色闪过一丝欣喜,看着宁涛毫不吝惜自己的赞叹。

    恩,我这几天应该都会在京华,一天给您老针灸一次,估计到时候就差不多了。

    宁涛微微一笑,之后指着那吊瓶道,这个东西不要再打了,指标不治本。

    刚刚他看了下打的针剂,全都是一些抗生素之类的,这种东西打进入管用,之后疼的会厉害,这也是宁锐一进来,就开口质问怎么还打针的原因。

    恩,好,听你的。

    宁老心情不错,在周腾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慈祥的看着宁涛道,宁涛,今天天色已晚了,要不你就住在这里吧。

    这……

    宁涛闻言心头一动,有些动心了。

    是啊,宁大哥,别的不敢保证,只要你住在我家,安全方面你放心,绝对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摸进来,这样你也方便给我爷爷看病。

    见自己爷爷开口,宁锐也赶忙极力邀请道。

    他查过宁涛的资料,再加上今天在宾馆看到的一幕,自然认为宁涛呆在宾馆不安全。

    现在宁涛对他来说很重要,不,应该是对整个人宁家很重要,不允许出一丁点差错。

    好吧,既然宁老盛情邀请,小子就答应了!宁涛心中念头一转,很爽快的答应了。

    宁家现在正用的到他,最起码是友非敌,住在这里安全确实有保障一些。

    好,宁涛你就尽管住吧,可以将宁家当成你自己的家。

    宁老闻言很高兴,单手一指桌子上的灵枢九针道,宁涛,这套银针留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吧。

    使不得,使不得。

    宁涛见状,赶忙推辞,实在是这套银针太贵重了,就算是仿品,价值也不可估量。

    宁老闻言脸色一板,有些不高兴了,脸上的皱纹叠起,宁涛,你这话可就见外了,你治好了我的病,这套银针就算当做诊金,还算轻的呢,你要是不收下,算是对我老头子有意见……

    宁老爷子不高兴,宁锐与周腾也赶忙去劝,宁涛推脱不下,也只好答应了。

    接下来,宁涛并未在这里呆太久,天色已晚,在宁锐的带领下,就找个客房休息了。

    宁涛走后,宁老让田医生将治疗工具取下,也挥手打发其下去休息了。

    很快,房间只剩下两人,安静了下来。

    首长,这宁涛跟杜家有些矛盾,你让他住这里,只怕有些不妥。

    周腾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犹豫半晌,才有些犹豫的看着宁老说道。

    杜家?

    宁老一愣,琢磨了一下,随后将目光看向周腾,不明所以的狐疑道,宁涛怎么跟杜家发生矛盾了?

    是这么回事……

    见宁老感兴趣,周腾没有隐瞒,将自己所查到的宁涛资料给全部讲了一遍,连在宾馆宁涛遇袭的猜测都说了出来。

    对于老首长,他不敢隐瞒,虽然他不是宁家人,自己确实宁老一手提拔上来的,早已将宁老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而且自己身上已经打上了宁系一派的标签,可以说是荣辱与共。

    今天他述职回京,得知老爷子病情加重才住在了宁家,又听到宁锐说起宁涛,周腾立刻着手调查宁涛,得知对方在京华,也不管是不是半夜,直接去找了宁涛。

    哦,没想到宁涛这小子还有点意思。

    一直等到周腾说完,宁老琢磨片刻,方才轻笑着说了句。

    首长,杜家吃了这么大的亏,只怕不会放过宁涛,我们将其留下,说不得要交恶对方……

    宁涛是宁家的救命恩人不假,但对于大家族来说,永远都是家族利益高于一切,为一个宁涛与一个大家族产生矛盾,明显不划算。

    哼,我还当什么事,这点小事那杜老鬼还不敢怎么样!

    宁老确是毫不在意,闻言一摆手,脸色也冷峻了下来,这两年杜老鬼与张家倒是野心不小,手伸的太长了,该敲打敲打了,不过只要我们几个老家伙不死,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

    首长…难道你……

    看着宁老一副明察秋毫的模样,周腾脸色一变,震惊了。

    要知道这话从老首长口中说出来觉不寻常,别看宁老已经退下了,但影响力也是无处不在,跺跺脚能让整个京华城颤上一颤。

    然而,宁老摆摆手,完全是不想多谈的样子,接着转移了话题,看着周腾认真的道,我现在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办。

    首长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听到有任务,周腾身躯立刻站得笔直,神色也肃然了。

    我要宁涛的全部资料,尤其是其身世!

    对于周腾这个样子,宁老也司空见惯了,呦不过他,叹了口气,就开口强调道。

    要宁涛的资料?

    周腾还以为会是什么任务,听到是这个,心中纳闷了,首长,要宁涛的资料干嘛?

    别人这么说,他也不惊讶,要知道老爷子可是很少过问俗事的,就连部队上的事也很少插手,顶多提点意见,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在那个位置上了,再什么都管着,会被别人戳脊梁骨的。

    而宁涛充其量只是一个医生,首长怎么会这么重视。

    宁老犹豫了片刻,就慢吞吞的道,我怀疑他是我们家老大的儿子……

    什么?

    周腾闻言眼睛一瞪,几乎要失声震惊起来,脑瓜子嗡嗡的。

    首长……这…这怎么可能……

    回过味来,周腾满脸不可思议,立刻摇头否决道,甚至他都怀疑老爷子年事已高,对一些人太过思念造成的。

    没什么不可能,所以才要你去查的,哎,当年我一意孤行,害了我家老大啊。

    宁老开口间面色露出一丝愧色,似乎想到了什么事,眼眶都红了。

    首长,当年也怪不得你……

    好了,这件事记住,别告诉任何人,免得是一场误会,老大已经经不起这等伤害了!宁老似乎不想多说,单手制止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